旅游新闻 - 旅游资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走进厦航旅行社,了解国内外各大旅游景点与资讯。为旅游增添色彩.....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日志 > 1 > 正文

独闯云蒙看厦航国旅

时间:2016-06-25 20:25 来源:www.tttly.com 作者:厦航国旅 阅读:

    前序
   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看稻果网旅游,最好是约上一二知己,略加准备,到一处彼此向往和期待已久之地,无须太多金钱不用过分安排,兴之所至,兴尽而归。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人,有闲,有情,有乐,便是最佳的看稻果网旅游状态;其次,则为一人出游,突发奇想或心血来潮,打点行包,让步伐随着心情行进,不管前方事,不顾后来忧,只为这一时的兴致牵引,与山水融为一体。倘久居都市,所到之处最好人迹罕至;若长住乡间,所往之地极应车水马龙。”这个夏天,我已和一友人完成前一状态,其融洽和谐与感慨着实让人如饮甘泉,醇香清冽回味无穷;而后一种看稻果网旅游状态我还未尝体味——尽管以往总是一个人出游,但总是到热闹喧哗之都市。所以,就在一个深夜,当北京一座叫做“云蒙山”的地方抓住了双目和心的时候,我便开始打点行装,决定次日清晨出发,独闯云蒙。                 
                 
  途中
  早晨七点,坐上事先查好线路的车兴致勃勃地出发了。可刚刚到第一段路程要转车的时候,发现前往云蒙山的班车早已取消。这实在出乎意料,不过好在“鼻子下面有张嘴”,并又在北京市区,于是打听这改变了原先的路线,直奔长途汽车站前往怀柔县——云蒙山所在县。

  半个小时的等候,上了车才发现司机和售票员都不知道该如何到达云蒙山,因为很少有人前往!这让我有些沮丧但有丝欣慰:看来真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啊!正这样寻思的时候,售票员大姐开始询问车上的其它乘客,没料到还真有一个知道的。于是按照他的指点,我在怀柔途中一个叫做庙城的地方下了车。一下车,我就发傻了,这里前不挨村后不着店,哪有什么汽车站牌呀!四下张望,终于拽住一位老大爷打听。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差点没把我气死:原先到云蒙山的车早就改道了,要想过去只能先到怀柔汽车总站询问。然而逼上梁山,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心里暗自嘀咕:真是好事多磨呀!——算了,既然能在这个地方把我从车上放下来,那也一定能从这个地方拦到车。这样一想,心中泰然不少,站在原地等待运气,截车。

  真不知道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不好,不到十分钟就让我拦到了车,再次跳上车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左右,向车上人打听到云蒙山的走法——这回就不敢冒冒失失的只听一面之词了,待征求了几个人意见后,我决定按照这路线再冒一次险。

  功夫不负有心人,转第四次车的时候,我终于在颠簸了将近四个小时后从车窗中看到了“云蒙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字样,不禁长长舒了口气。
                 
  登山
  到达云蒙山的时候已经上午十一点半。这的确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处于群山之间,在入口处仅有一块两米高的石碑,上刻着“云蒙山国家森林公园”,石碑倒也豪华,可在这入口处竟连半个游客的影子也瞧不见。远处巍峨雄奇的山让我心中微微一怵:似乎太荒凉了。

  我夹着一点喜悦,一分不知从何而来的胆怯,一丝强装的镇定向里走去。走了大约五百米左右,竟看到了四五辆豪华汽车和几家“农家乐”,始才知道这里方为真正的景区入口,而此处也可看到游人和招揽生意的人,心中的那份胆怯不翼而飞。
  买了票,看看票上的导游图,向农民稍事打听,我便开始登山。
  北方的山和南方的山到底不同,一个苍劲有力,一个温婉柔美;一个层峦叠嶂,一个绵延隽秀。走在石块铺就的台阶上,周围的山突兀地裸露着苍白的岩石,像男人展示着苍劲的骨骼。树木似乎不是掩映山石,而是栽种在崖壁上,一种赤裸裸的逼人敬畏的巍峨。

  我一边看着导游图一边向上攀登,偶尔上来一两个游客,让你感到自己并不是在看稻果网旅游区,而是在一座座荒野的山中独自辟路,萦绕身边最多的便是蝉鸣,“吱——吱——”刺入幽山深处。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左右,耳边突然灌入哗哗啦啦的流水声,仿佛从天而至,应和着树木中的蝉鸣,在几乎杳无人迹的山林中显得格外悦耳,很有些“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味道。

  兴奋浸入心底,我顺着水声向下走,石块铺就的山路东躲西藏,人于其上不是行走反倒成了跳跃。十几分钟后,我转过一道弯,一潭泉水豁然而至,淙淙铮铮,哗哗啦啦,从岩隙中或湍急或徐缓的流出,注入潭水中。潭水波光四射,清澈见底,潭底隐约可见圆润的石块和青苔,宛如含了一块凝绿的翡翠。我不禁惊呼起来,迫不及待的来到潭边平坦的如同晒台的巨大岩石上,脱掉鞋袜,跳入唱歌的溪流里。
                 
  生平第一次入潭与潭水嬉戏,透骨的凉润清爽,让我一时间忘乎所以,溪中的岩石一块一块错落有致的铺排着,我在其中跳跃,动起来仿佛戏溪的儿童,静下来宛若浣水的少女,感到自己与自然融为一体,无论怎样的跳宕都不为过。

  山中的泉水可自成音乐:哗啦哗啦,那是湍急的从一大片岩石中流淌而下;咕咚咕咚,那是平缓的从一块缝隙里注入深潭;淅沥淅沥,那是垂直的沿着陡壁直泻而下。融为一体又各自成趣。向上望,追溯到无尽的上游,一层层的岩石不断把溪水向我周边送来;向下看,流淌到无边的下游,绕过我的双足欢快的起伏。这是一条依山而出的涧水,凝聚了花草树木的精血,吸取了日月风雨的精华,早已蕴含了无限的生机。正所谓“山因水而秀,水倚山则灵”,精致的山和跳荡的水相映成趣。

  在溪边吃了半块面包,和日光潭水嬉耍了一番后,我又向上走去,毕竟我的终点是在主峰,那海拔1413.7米的至顶。

  山中的路并不好走,石块、石板错综交叉,越往深山中去越发觉没有了石阶,只有自然或人为堆成的很简陋的曲折崎岖的山路,林子越走越密,日光投下的斑驳已渐渐稀少;仰头望去,高大的树木已把天遮蔽,偶尔看到椭圆形的规矩的树叶在上空静默,天便被这种墨绿圆也染成了格子布,颇有一番情趣。树木稍显稀疏时,你可以看到周边近在咫尺的悬崖峭壁,怪石林立,直插山中,突兀直棱让人产生畏惧,同时油然生出敬畏。那时候不禁想起南方绿树花草装点的山峦,圆润饱满的如同女性的曲线;而此处的山,却不得你不想起“峰”,铁骨铮铮的男性的英武。

  我走走停停,赏着山中美景,愈发感到登山是不可心切的,一“切”便匆匆而上急急而归,忽略了山中的好景致。登山的乐趣不在顶峰,而在攀登的过程中,听听风声、蝉声、和山涧的溪水声,你会觉得生命是静止的却也是跳跃的,松弛的竟是最美的境界。有些闲情,有点闲心,有分闲趣,自然的奇妙便一点一点的袒露在你的面前,不是胜利的欢欣而是享受的平和。
               
  转折
  我一边享受山中美景一边攀登,渐渐地,山路越发崎岖,甚至不得不在峭壁凿出的壁洞上用四肢攀岩。林中寂静,除我之外,已无一人。疲劳、饥渴、以及对未知峰顶路途的遥遥无期,让那种好心情渐渐消失,潜入心底的变为一种恐惧,对静得如此纯粹的恐惧。

  林子越来越深,道路已经若隐若现,只能看见绝对不像修葺的道路的怪石、泥土,从土中伸出的盘根错节的如同巨蟒办的树根,棕色的、褐色的、血红的、甚至还有发着惨白亮光的。远处山谷中又回荡起闷雷,轰隆轰隆,衬托林子的静寂。道路上平铺着落叶,即便不能用厚厚的来形容,也足以使路途显得萧条与肃杀。毕竟已是晚夏初秋。随着山势的增高,溪水声竟嘎然而止,蝉鸣也不似先前那样兴奋激动活跃响亮,只是时断时续的隐没在林间。周围的一切静得可怕,时不时地传来树枝断裂的声响,“嘎啪”“咯嘣”,仿佛野兽隐没其间。

  心底的恐惧越演越烈,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可是疲劳已经无法抗拒的袭来,一阵一阵,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每隔五分钟就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可是我又不敢长久的休息,因为这是在密林深处,且除我之外没有任何游人,甚至连山下每隔一段用树枝扎城的垃圾箱也不见了,只有林间传来的“嘎啪、嘎啪”的树枝断裂声,还有我“咚咚咚”加速的心跳。

  隔着树林向崖边望,已渐渐无法看到峻挺的山峰怪立的崖石,因为山势的增高,我已在一定能够的高度,所能看到的只是矮峰的峰顶,隐没在高峰间的云雾,偶尔一只孤傲苍劲的大鸟在群山雾海间凄凉的穿越。我打开书包,拿出仅剩的面包和在山下溪流边接满的溪水一点一点地吃,饥渴难耐,然而又不能一次吃完,因为前方还有多远的路你根本无从知晓。那个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再也没有闲情逸致坐下来欣赏山中美景了。即使坐下也是累得实在挪不开步伐而不得不一屁股摔在石阶上休息。待感到体力稍稍恢复时便又急不可待的向上冲去。那时的你心急如焚、急功近利,因为峰顶很可能就在眼前,必须抓紧时间向上攀登,越快越好,这时支撑你的只能是毅力和不甘放弃的绝决。

  这样走走停停——无可奈何的走迫不得已的停,恐惧与急切深入骨髓,脑子里突然会蹦出一个怪诞的想法:要是窜出一匹狼或者一只猛虎我该怎么办?那一刻,便感到自己对死亡的深深的畏惧和对生的眷恋,这种感情与你老死病死均不相同,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会不会抵挡得过野兽的袭击,——任何放弃生命的不甘与妄图挣扎的绝望牢牢得抗衡,以及对未知遭遇的恐惧,对生命随时受到威胁的担心,透彻心扉。一边与毅力并肩作战,一边与胆怯殊死搏斗,我已无路可退——现在下山于心不甘,而上山的路又渺茫无期,所能选择的只是走。好多次,山路会突然呈现整齐的阶梯状石阶,规规矩矩的有那么一程,或者树木突然变矮变成芦苇般柔美的植株随风飘舞,视野猛然扩大起来;这个时候,心情莫名的激动,脚步不禁加快,以为马上就要到峰顶,可是艰难的攀登过崖边巨石凿出的壁洞,竟发现前面仍是密林仍是迷途。你永远不知道终点在哪里,满怀希冀奋斗一程,失望落寞挣扎一段,我已身心疲惫,第一次感到一个人的孤苦无助无依无靠感到一个人面对自然时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以及对自然莫测的深深的惧怕,希冀得到帮助和支撑的迫切。这种对同类的渴望随着密林的极度静谧愈发极端,甚至偶尔在路上看到一个矿泉水瓶盖或者饼干袋火腿肠包装纸这样曾经深恶痛绝的人类垃圾,都令我欢欣雀跃好一阵,因为确知这个地方曾经有人经过。

  至顶
  将近三个小时的折磨,体力的精神的,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绑在树枝上的一块简陋的指示牌“主峰,300米”,那时仿佛得救一般,咬紧牙关,抱着对人和终点的热望向上艰难前行,心里幻想着主峰的平坦宽阔和尽管不多可至少应该存在的商户。

  十分钟后,当一块孤零零的石碑伫立在小小的土坡上如同终结时地呈现在我面前时,我的心在瞬间的释然过后沉入无边的恐惧的深渊,石碑上刻着“云蒙主峰,海拔1413.7米”,仅此而已。石碑外围大约一米的地方,细小同手指般的铁条稀疏的围成半个圆,将土坡和石碑截止在悬崖边,将生死隔在一线间。

  此刻,胜利的欣喜远不及无人交流无人陪伴带来的孤独与对悬崖高峰惧怕的十分之一!这个峰顶,并没有让我像预期想象的那样兴奋激动,反而从骨子里透着恐惧。不是害怕,不是对人的战栗的害怕;而是恐惧,对生死极端的透彻的畏惧。坐在那里,摸出剩下的小半块面包,狼吞虎咽的塞进去,才感到恢复了一点精力。刚把面包塑料袋放到地上准备喝水,一阵山风从身后吹来,将它卷起甩入空中越过铁条栏杆抛向深渊,瞬间,无影无踪。远处的山把塑料袋淹没把死亡淹没,没在云雾里,蒙蒙胧胧,深不可测,无边无际,不禁让我打了个冷战,觉得也许一不当心生命真的就可以在转瞬即逝间投向深不可测的未知和死亡,灰飞烟灭。
              
  下山
  下山时,我本想按原路返回,可是到叉路口的时候,竟然突然改变了初衷,拿出导游图,向另一条下山的路走去。也许走老路可以省却很多麻烦,因为已经熟知,然而一转念间,我却奔向新的征程,尽管对于前途没有丝毫的信心和把握。大概人都是这样,即使不知路途不知还会遭遇怎样的苦难,但仍不愿走重复的路,不愿回头。

  可喜的是,下山并不如我上山那样艰难,这一条路上总不时出现垃圾筐,让我感到是有前人的足迹相伴不至孤单和害怕。树木和道路也不像先前显得那样荒芜,都是平坦或者正常的崎岖在山间,且一路都有野花陪伴,恐惧便渐渐减轻。可仍随手拎起一根棍子,以备不时之需。
  五点半左右,在我马不停蹄向下赶的途中,渐渐传来涧水声,由缓到急,流入耳中显得分外亲切,因为确知已离山脚不远。于是更加快脚步,如同猴子一般在山路的石头上跳跃。最令人高兴的是,走了大约半小时后,我居然看见了前方的两个游人,便匆匆上前搭讪,结伴而行。

  当他们得知我是独自一人进山时不禁慨叹:你胆子可真够大的,——我们两个人都怕得不行啊!这完全是个野山嘛!我有些骄傲又有点释然的自嘲起来:差点死山里!天——,我再也不敢独自进山了,手机没有信号还见不到人影,真是死在这里面都没有人知道呀!心中暗暗感慨:自然和人类终是要相依相存相辅相成的,少了任何一方生命都不会显得丰腴完美。——个人出游,倒也充分享受了真正独处时的快乐与恐惧,个中滋味,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方可体味啊!
               
  插曲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涧水已与山路如影随形。我们三人结伴,边走边聊,便也觉得路程不似先前那么枯燥、艰险和漫长,加之我又是个爱说爱笑的角色,彼此不禁感慨:多个伴真是好呀!
  就这样大约又行进了半个钟头左右,远处雷声隐隐,地上蚂蚁大量聚集,偶尔可见一两只蜻蜓低低地在林中涧水旁徘徊。同行的阿姨说,糟了看样子马上要下雨了,我们的抓紧时间下山,不然天一黑,围在山中谁也没有办法了。我心中一抽,看看天,嘴上劝慰:没关系,我带伞了。说话间却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雷声越来越大,闷闷的从远处的山中传来,透过谷峰,传至耳中已变得沉重的仿佛骇人的惊叹号。天色在雷声的打击下变得昏黄,沙尘暴般卷走渐渐到来的黑暗,林子、溪水、道路在蒙胧的尘埃得昏黄中阴郁的可怕。我们三人顾不上说话,在大大小小的石块间上窜下跳,不时穿越“道中溪涧”,和乌云赛跑。

  就在我们欣喜若狂的看到离山脚不远的一处索道棚时,闪电哧啦一声把昏黄的幕布撕开,不留情面的将雨水倒下,狰狞着嘲笑我们为时尚早的雀跃。头发有些花白的老阿姨果断地说:“走!倒索道棚避雨!”于是三人迈开大步,在狭小泥泞的山路近乎狼狈的飞奔。雨条抽下,雨点砸下,隔着密林的枝叶打在身上,生疼生疼,然而谁也没有放慢脚步,直到冲进那个不大但足以避雨的索道棚中。雨水顺着发梢滑下,衣服早已完全浇透,我们三人面面相觑瑟瑟发抖,谁都没有力气再说一句话了。山风狂啸,山雨怒吼,雷声从远山步步逼近,轰隆轰隆,恐吓群山。崖壁在昏黄的雨中显得愈发的坚挺巍峨,岿然不动。闪电随着雷公,啪啦一下,把天空撕开巨大的血红的口子,在群山间的空中龇牙咧嘴。远处的树蒙胧成一片,近处的树在风中雨中仿佛癫痫一般抽搐;而山,默然屹立,任由狂风骤雨张牙舞爪。

  站在棚下,仍免不了肆虐的雨水抽打在身上,可那时的我早已浑然不觉,完全被风雨中群山的镇定和山谷里风雨的猖狂所折服,领略和慨叹着自然泼墨般豪放的大手笔。

  尾声
  雨渐渐小了,风声依旧,天色已由昏黄跨入暗黑,山脚下为数不多的饭店灯火通明。我们相互叮咛嘱咐,小心翼翼的走到山下。
  时值夜晚八点一刻。

  后序
  第二日醒来,阳光铺进屋子,抬眼望去,雨后的山将崖石绿树衬托得更加“一清二白”,和阳光一起微笑着迎接周末的游人,仿佛昨夜从未遭遇一场狂风骤雨。
  不禁莞尔,方觉此趟并非虚行。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于云蒙山初稿八月二十八日于玉桥中路二稿
                 
  [后记]回来的一路上,坐在车中,望周围的群山万壑,仍不免为它们的巍峨所敬畏;同时又不禁佩服自己的勇气和毅力,也暗自嘲笑上山时的胆怯和下山时的匆忙,以及寻觅杳无人迹佳处的初衷。慨叹自己竟然独自一人登上高峰并且活着回来了。想想,真是一场难得的际遇。

(责任编辑:旅游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不良信息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